林彪初到东北时收编杂牌军过杂,以致于有部队遇敌即逃散4万人

2016-02-01   作者: 趣bv19463   来源: 未知    阅读:
现在李运昌部虽然已经扩大为12个旅(内有2个炮兵旅)、2个支队、10个独立团,约10万余人,但是未经训练,成分复杂,战斗力很弱(后来国民党正规军一到,短期内就哗变、逃散了4万
现在李运昌部虽然已经扩大为12个旅(内有2个炮兵旅)、2个支队、10个独立团,约10万余人,但是未经训练,成分复杂,战斗力很弱(后来国民党正规军一到,短期内就哗变、逃散了4万多人)。原“抗联”的周保中 部,8个大队,有7个叛变投敌,只剩了一个朝鲜大队。
 
  林彪初到东北时收编杂牌军过杂,以致于有部队遇敌即逃散4万人   本文摘自:《十元帅风云录》,王积业主编,出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这是“凤凰网”上本来就有的对该文的最初出处的说明语   应该说,时代对林彪是极为厚爱的,在当时看起来,东北战场比山东战场前景更加辉煌。前不久,也就是8月9日,苏联红军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同时攻入中国境内,给了驻东北日军以毁灭性的打击。8月31日,苏军解放了全东北。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是老大哥,一时间,不少人都认为这下子,东北就是中共的了。东北的黑土地是国内最肥沃的土地,又是全国最大的重工业基地,钢铁产量占全国的90%,煤炭产量占60%,发电量占40%,而且拥有全国最大的兵工厂和最大的产粮区。占领东北,退可以依托苏联,拒敌于山海关之外;进可以席卷华北,争夺华中、西北,以至华东和华南。
 
很明显,东北肥厚的黑土地,将会是中共夺取全中国最重要的战略基地。让他去东北,是中央对他的极大信任,也寄托了中央对他的巨大期望。虽然此时他对东北的具体情况还不甚了解,但是他对前途是充满信心的。 22日,他致电军委并转罗(荣桓)、黎(玉):“为掌握冀热辽战略枢纽,准备一切力量,争取粉碎国民党与我争夺华北、东北的进攻,以保东北的顺利争取,因此,我们为坚决执行军委这一意图和任务,拟由此间经冀中,直到冀东,布置冀热辽一带地方工作,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并准备和训练部队,建设炮兵,以及进行布置战场等工作。因此我及萧劲光等,为争取时间起见,拟不去山东,并建议关于山东出征部队的转移,留守部队的组织,干部的配备问题,请罗、黎、萧迅速决定办理。关于津浦路战役的组织与指挥,应由新四军北进主力兵团负责,最好由陈军长、宋时轮等亲自指挥”。23日,中央复电同意他的请求。 24日,他又致电军委并转罗、黎、萧(华): “(一)中央皓电及哿电,望你们迅速布置与行动。我们将以最大的决心和努力,来完成中央所给之重大任务。关于山东部队与干部,可先后陆续地走,尤其是干部须迅速北去,以便展开广大的地方群众工作及进行扩军。(楼主附注:“皓电”、“哿电”都是那个时代的电报术语;皓、哿是“代日韵目”,就是从《韵目表》中挑选31个韵目代表每个月的31天。每月开头的15天用的是韵目上平声的全部:一东、二冬、三江、四支、五微、六鱼、七虞、八齐、九佳、十灰、十一真、十二文、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删;接下来是韵目上声的十个:十六铣、十七篠、十八巧、十九皓、二十哿、二十一马、二十二养、二十三梗、二十五有、二十七感;另外还有韵目去声的五个:二十四敬、二十六宥、二十八勘、二十九艳、三十陷;最后一个是《韵目表》中没有的“世”,代表每月的31号。“中央皓电及哿电”的意思就是:中央的皓电及哿电,中央19日、20日发来的电报、电令) (二)津浦路之破坏工作,望切实加以布置,最好即执行,除破坏铁轨外,必须挖坏路基,铁轨易补,路基难修,为此须以此种方法,奖励群众的破路工作,展开群众的破路工作,部队尤应起领导作用。 (三)我与萧等现在濮阳军区,拟‘有’日动身经冀南、冀中、冀东,需时月余可到(楼主附注:‘有’日就是25日,就是林彪发这份电报的第二天)。我们带有原北方局电台,请富春多带译电员去。” 鉴于山东部队和新四军第3师数万大军正离开家乡北上,肯定会有战士开小差,因此,他25日又以林、萧名义致电:   “罗、黎、萧并军委请转新四军: 在中央新战略方针下,十余万大军进行北上,希转移时,防止逃亡,应视为一个重大问题。提议各部须为此召集会议,要真实研究动员的内容与方式,及各种具体的保证方法,并互相通报,交换经验。动员方式不可仅限于首长讲话,而要开班、排小会,使战士人员讲话,通过自觉与互相(的方式进行)动员。内容可勿在报上发表,但内部可以说明北上目的,在(于)加强装备、保卫抗战果实,取得保卫家乡的更好工具;也是为了发动与解放北面群众。此种说法是否有碍秘密,请中央指示。” 从这些电报中可以看出,林彪是非常想在东北这块辽阔的土地上大有一番作为的。而且他已经对争夺东北的局势和作战问题做出了初步的部署。这时候,他还认为,东北全境,基本上会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因此,他考虑的重点,或者说他心目中的初战的主要战场,还在东北大门之外,在冀中、冀热辽和冀东一带。 林彪在紧张地思考和部署。在三河县附近,他停留了几天,带着几位军事干部在二河附近看了地形,准备迎击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但是,时局的变化,快得令人眼花缭乱,难于意料。美军此时已占领秦皇岛,军舰上为大批从海路运输国民党军而作准备。在东北大门之外御敌的时机已经丧失。于是,军委决定林彪等人继续北上。 这样,林彪等人又东行到达山海关。站在雄关之上,放眼展望,东北肥沃的黑土地和低缓浑圆的丘陵,就一齐收在眼底,令看惯了家乡的红土地和陕北的黄土地,第一次来到东北的林彪感到十分新奇。东北局来接他的火车到了,林彪又很快到达了锦州,东北发达的工业和交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里,林彪听取了先期到达东北的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运昌的汇报,然后,又继续北上。 10月初,林彪到达沈阳,与彭真等人会合。   10月31日,军委鉴于苏军囿于同国民党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不赞成我军在东北使用八路军名义,我军遂改称东北人民自治军(1946年后又改称东北民主联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治委员,罗荣桓任第二政治委员。 出乎林彪的预料,东北的局势比原先预想的困难大得很多。这时,中共调到东北的部队,还有不少走在路上,已经到达东北的部队主要有冀热辽军区李运昌部,包括冀热辽第14军分区第13团、第16团一部、北进支队约2000人等,司令员舒行;第15军分区第11、第51团2800人,司令员赵文进;第16军分区第12团、第18团、朝鲜支队、临抚昌支队等4000人,司令员曾克林(9月1日入关)。现在李运昌部虽然已经扩大力12个旅(内有2个炮兵旅)、2个支队、10个独立团,约10万余人,但是未经训练,成分复杂,战斗力很弱(后来国民党正规军一到,短期内就哗变、逃散了4万多人)。原“抗联”的周保中部,8个大队,有7个叛变投敌,只剩了一个朝鲜大队。其他到了东北的部队仅有万毅的八路军滨海军区滨海支队、沙克的冀中军区一部、吴克华的山东军区第5师、刘转莲的八路军游击第2支队、曹里怀的冀鲁豫军区一部、萧华所部等3万多人。黄克诚所率领的新四军第3师约3.5万人于11月25日抵达锦州附近地区,由于掉队等原因,还剩3.2万人。山东军区由罗荣桓带领来东北的部队9月间开始渡海,历时2个多月,此时还包括刘其人师及山东第1、第2、第3、第7等师5-6万人在路上。
 
各区部队全部到达东北的时间,大约在12月初。 与此同时,国民党也在拼命地同我党争夺东北。他们一方面以和平谈判施放烟幕,欺骗国际、国内舆论;另一方面,在美国的大力帮助下,从海上、天空、陆地大规模进军东北。9月起,国民党成立以熊式辉为首的东北行营,任命能征惯战的杜聿明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委任了东北各省的主席和各市的市长;收编伪满军警、土匪武装;由美国军舰海运第13、第52军于10月、11月在秦皇岛登陆,向我军占领的山海关、绥中、锦州等地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