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背水一战保住了党中央 当上大将后亲弟弟却饿死了

2016-02-01   作者: 趣bv19463   来源: 未知    阅读:
笔者就住在长沙市的长沙县星沙镇,离为中国革命事业贡献出诸多革命前辈的大学长沙师范学院只一步之遥,昨天带着表弟去该学院打球时,在学院内看到了他们的杰出校友里有上将许
笔者就住在长沙市的长沙县星沙镇,离为中国革命事业贡献出诸多革命前辈的大学——长沙师范学院只一步之遥,昨天带着表弟去该学院打球时,在学院内看到了他们的杰出校友里有上将许光达。不过学院的介绍很简单,可我却对这位战功赫赫的上将充满了崇拜之情,于是回来便上网搜索了一些关于这位将军的一些资料。
 
  今天便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下: 他曾背水一战保住了党中央 当上大将后亲弟弟却饿死了1955年国庆节,王树声(右起)、陈赓、许光达、张宗逊、赵尔陆(石柱左侧者)、李克农、彭绍辉、傅钟,杨勇(后排右起)、苏振华在天安门城楼上 许光达解放军十大将之一,位列共和国36位军事家之中。他 原名许德华,1908年11月19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东乡萝卜冲。他是放牛娃出身,因为伯父的资助才读完了小学,后来又考入了长沙师范学校,这所学校的创办人就是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湖南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源地之一,毛泽东、蔡和森、郭亮、夏曦都是一时的风云人物。当年各种进步思潮又集中于省会长沙,许光达就是在这里接触了《共产党宣言》和毛泽东等人创办的《湘江评论》,思想开始左倾。1925年5月,17岁的许光达在长沙加入了共青团,4个月后又转为中共党员。 1926年1月,许光达被湖南省委派去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炮兵科学习。后来黄埔第五期跟着广州国民政府迁到武汉,并入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在讨伐夏斗寅叛乱时,许光达和同学们在叶挺指挥下参加了攻打纸坊镇的战斗,这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参加战斗。 之后许光达参与了大大小小不下于百次的战斗,其中有两次打得实在是英勇:
 
  他曾背水一战保住了党中央 当上大将后亲弟弟却饿死了1947年春,贺炳炎(右3)与晋绥军区第三纵队司令许光达(右2)等战友在山西合影。 1930年,红二军团成立,贺龙为总指挥,辖红3军、红6军,许光达担任红6军17师师长,参与开辟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 1930年10月,红二军团受命配合一军团、三军团攻打长沙,许光达率17师顶住敌人,掩护军团指挥部撤离 。 1930年12月17日,国民党军3个旅朝许光达的17师扑来,17师49团团长牺牲,阵地被敌人突破,许光达果断命令师部所有勤杂人员组织起来,投入反击,打退了敌人,保住了阵地;17师与敌人浴血奋战了两天两夜,全师伤亡过半,换来了军团部的安全撤离。 勤杂人员一般没什么战斗经验和军事训练,可是在面对优势敌人的进宫,许光达依然指挥有方,作战勇猛,哪怕是伤亡过半也不退缩,实在是堪称虎将。 他曾背水一战保住了党中央 当上大将后亲弟弟却饿死了1947年8月初,奉中央军委命令,许光达率第3纵队西渡黄河,归西北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指挥,参加保卫陕甘宁边区和党中央、毛主席的战斗。
 
  不久,率领党中央机关转战陕北的毛泽东,被挤在三县交界的一个狭小地带,背后是沙漠,西侧是榆林河、无定河,东面是黄河,南北均有敌大军压来,而毛泽东率领的中央机关、警卫部队只有100余人,已陷入四面被围的境地。 而且,敌人进展神速,包围圈越缩越小,形势空前严峻。 8月16日夜,周恩来亲自打电报给彭德怀,希望彭总派一名得力的将领,火速带兵前来接应和掩护,保护中央机关向安全地带转移。彭德怀告知已派许光达率部前往。 许光达在得到彭总命令后迅即率部冒雨赶到指定地域乌龙铺,他向旅长们交代:“哪怕是敌人的炮弹落在身上,也不许后退一步。” 当时,许光达的指挥所离中央机关仅隔一条雨裂沟。他指着对面的山梁让大家看:只见一支队伍正在转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正是中央机关。许光达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大家,旅长们会心地转身跑回了各自的指挥阵地。许光达指挥第3纵队在乌龙铺以南抗击来犯之敌。 抗击战斗从1947年8月18日上午一直打到第二天拂晓,硬是顶住了敌人一个军部及三个旅的轮番进攻,使敌未能前进一步。
 
  1947年8月19日,许光达又率第3纵队赶到了乌龙铺和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阻击敌人。这时第3纵队处境困难,前面有敌第29军刘戡主力压过来,后面是葭芦河。 背水一战本是兵家大忌,但许光达及第3纵队指战员决心破釜沉舟,誓死保卫党中央。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敌军长刘戡亲自指挥着两个半旅往上冲,许光达则指挥着第3纵队勇猛反击,打冲锋,曾一度打到刘戡的军部,俘虏其警卫连士兵多人,刘戡被牢牢地钉在当川寺一线不能前进。 与此同时,兄弟部队在沙家店地区和常家高山歼灭或击溃了大量敌人,取得辉煌战果。刘戡见势不妙,只得掉头回逃。至此,毛泽东和党中央才化险为夷。沙家店战役中,第3纵队在乌龙铺的阻击战打得漂亮,受到了野战军司令部的表彰。 此战真正的叫做“背水一战”“破釜沉舟”,堪比楚汉争雄时的韩信项羽。 他曾背水一战保住了党中央 当上大将后亲弟弟却饿死了
新中国成立后,许光达因有去苏联学习装甲兵的经验,被毛主席亲自点将,把许光达从兰州召回北京,委派他筹建我军历史上没有过的现代化新技术兵种——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
这只装甲兵为抗美援朝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在许光达的领导下,这只部队还研制出了中国第一辆自主的坦克——59式。当1959年举行国庆10周年大典的时候,许光达亲自陪同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由国产坦克组成的坦克车队。当坦克车队隆隆地驶过天安门广场时,毛泽东紧握着许光达的手,高兴地向这位我军装甲部队的创始人表示祝贺。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实行军衔制。在国防部举行的一次招待会上,许光达从老上级贺龙元帅那里得知了自己将要被授予大将军衔的消息,心中深感不安。几经思考后,他给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领导写了一份情真意切的“降衔申请书”。 毛泽东阅“降衔申请报告”后,甚为感动,高度评价许光达的“降衔申请”:“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拿着这份申请书,毛泽东在中央军委会议上激动地对朱德、彭德怀等人说:“这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毛主席、中央军委没有批准许光达的申请,而是依据他的贡献,仍然授予了他大将军衔。1965年取消军衔制后,元帅是行政三级,大将是行政四级,上将是行政五级,许光达诚恳地向中央提出自己为行政五级,就这样,他成为惟一一个行政五级的大将。 许光达不仅自己为新中国做出了突出贡献,而且还教儿有方,儿子许延滨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了战功。 可有一件事却让人难以理解,那就是新中国成立后,许光达身居高位,还是十大大将之一,可他亲弟弟却被饿死了。 以下来自于许光达儿子许延滨的回忆口述: 1960年由于多种原因,粮食减产,全国城乡陷入了空前的饥荒之中。“当时,军队的条件稍好一些,所以装甲兵机关好多干部的亲属从四面八方拥进北京,在机关大院长吃长住。为此,父亲主持召开装甲兵司令部党委会议,作出一项决议:困难期间,司令部机关的干部要动员亲属不要来北京;已经来的,要动员其尽快回去;凡是来探亲的,只允许住3天,就动员他们返回原籍。”
 
  没想到这个决议刚颁布没几天,许光达的四哥许德富和六弟许德强也来到了北京,他们也是在饥饿难耐的情况下来投靠许光达的。一石激起千重浪,整个装甲兵机关大院的军官和家属们,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许光达……当天,由许光达妻子邹靖华向许光达的两兄弟提出了让他们回去的事。许德富火了,对许光达说:“这个地方,顶数你官大,你不发话,谁敢要我走?” 他赌气地走了出去。随后,两兄弟悄悄进了厨房,把厨柜一一打开查看了一番,看到家里确实没有多少东西吃,就问厨师:“他们平时就吃这些东西吗?” “实话跟你们说吧,首长家里也吃上了小球藻。”厨师指着门口一只大水缸里养的绿乎乎的东西,“这就是家里养的小球藻。” 许德富、许德强看着缸里的小球藻,非常惊讶,将军家里也吃上了代食品,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两兄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仅在北京住了两天,就踏上了返乡的列车。没想到,两天后的一个晚上,保卫部门告诉许光达,河南安阳市公安局打来电话,说他的六弟许德强在安阳车站病倒了,病情严重。 “赶快把他接回来,”许光达听罢非常着急。 许德强刚刚抵达北京车站,一下车就晕倒了。许光达夫妇当即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当夜,许德强就去世了。许光达站在六弟的病床前,一夜未眠。医院尸检后才发现,他其实并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只是胃完全萎缩了——是饿死的。
 
  “当了司令,却饿死了弟弟”,当地的乡亲们不解地说。“其实我知道,父亲把心里更多的爱给了大家,却从不把私情留给自己。”
 
许延滨为父亲辩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