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将军李广是怎么死的 李广的死与卫青有关系吗

2016-01-31   作者: 趣bv19463   来源: 未知    阅读:
李广,出生年月不详,汉族,陇西成纪人,中国西汉时期的名将。汉文帝十四年,从军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先后任北部边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为未央宫卫尉。元光六年任
李广,出生年月不详,汉族,陇西成纪人,中国西汉时期的名将。汉文帝十四年,从军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先后任北部边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为未央宫卫尉。元光六年任骁骑将军,率领万余骑出击匈奴,因众寡悬殊负伤被俘,李广佯死,后又逃回汉朝,后任右北平郡(治平刚县,今内蒙古宁城西南)太守。匈奴畏服,称之为飞将军,数年不敢来犯。 李广的先祖李信是秦朝名将,曾率军击败燕太子丹。李广家族世代接受仆射这一官职。他们老家在槐里,后迁徙到成纪。李广家世代传习射箭。公元前166年,匈奴进犯,李广就以良家子弟的身份从军抗击匈奴,因为精通骑射,斩杀匈奴很多,被任为汉中郎。吴楚七国之乱的时候,也显示出他过人的军事才能,当时随太尉周亚夫反击吴楚叛军。在昌邑城下,夺取叛军军旗,立了大功,以此名声显扬但之后接受梁王印信,是其一生不得志的开端。 飞将军李广是怎么死的 李广的死与卫青有关系吗李广的戎马生涯是他作为良人跟随周亚夫征战开始的,在昌邑城下,夺取叛军军旗,让他一战成名。随后十多年时间里,他随着卫青、周亚夫等大将攻打匈奴,因为其擅长打硬仗,于是被派遣去守长城抵抗匈奴的正面进攻,先后任上谷、上郡、陇西、北地、云中、代郡、雁门、右北平等地太守。公元前123年,随卫青出击匈奴,全军皆有战功,惟李广后军无功而返;公元前121年,率几千骑兵配合张骞部攻击匈奴,被匈奴四万兵围困,奋战两日,兵马损失殆尽,但坚守至援军到,功过相抵;公元前119年,70多岁高龄仍随卫青出击匈奴。 李广一生打过那么多次仗,功劳虽不是最大也不小了,但是当周围的人都被封侯,自己却难封,心里难免会有猜疑,他也经常会为此郁闷。仔细想想为什么比他功劳还小的人都加官进爵,就自己不升官,这问题不是出在皇帝身上,多半是由于李广自身的问题。 李广的名气远不如卫青、霍去病和周亚夫,这个几个人都是能打大战役小战斗的将才,做事很会考虑大局,与这几人不同,李广打仗好逞匹夫之勇,喜欢冲锋陷阵,跑在最前头,每次都是硬碰硬,军队也因为平时疏于管理,而在战场变得有些散漫,即使他胜多败少,但是每次胜利都是以汉王朝大量的兵力损失换来的,由此可见,他的确不该受重赏;其次,还由于他自己心胸过于狭窄,作战勇敢,但同时又很自负,他一得志就杀了敢于顶撞他的霸陵尉,。当他随卫青出击匈奴时,对安排他迂回出击不满,一心要打先锋。看到不如自己的将领一个个立功封侯,又抱怨自己命不好。从这种争功心理和怨天尤人来看“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可能李广本人也感觉自己有点生不逢时,这就是李广的宿命,在宿命论下李广的一生就显得极其悲壮了,甚至就连后来李广的死,也带着极其浓郁的悲壮色彩。公元前129年,这一年应该是李广个人光荣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武帝遣李广、公孙敖、公孙贺和卫青四人率四万大军分别从雁门、云中、代郡、上谷四个方面同时出击入侵的匈奴军。单于素来听说李广很有才,就想活捉他,他们也真做到了,俘虏李广时李广正生病受伤,就把他放在两匹马中间绳编的网兜里,李广为了能够逃回去就装死,趁机跃马奔逃,匈奴出动骑兵几百名来追赶他,李广边逃边用弓射杀追来的骑兵,得以逃脱,回到汉朝京城,回京后因为自己兵力损失惨重,又又被匈奴活捉,应斩首。李广用钱物赎了死罪,削职为民。 公元前123,他再次出山随大将军卫青的军队从定襄出塞,大胜却没有战功;公元前120年,李广以郎中令官职率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率几千骑兵配合张骞部攻击匈奴,奋战两日,几乎全军覆没,只好收兵回朝。按汉朝法律,博望侯行军迟缓,延误期限,应处死刑,李广功过相抵没有封赏。 李广后来这几场战争中,是一次不如一次,屡走下坡路,因为在公元前119年,出击跨大漠远征匈奴本部的漠北之战,就没有再请李广了,不服老的李广不肯认定自己不中用了,三番五次请求皇上让自己参战,皇帝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此时的李广已经70多岁了,随卫青征战出任前将军。 汉军出塞后,卫青捉到匈奴兵,知道了单于驻地,命李广所部与右将军的部队合并,从东边走。东路绕道、路远,肯定不能按时与中军汇合,李广深知这一点,便向卫青请求道:“我是前将军,自然该打先锋,您却让我走东路。我好不容易才有了面对单于(匈奴最高首领)的机会,我愿意冲在前面,先死于单于之手。” 出征前,汉武帝曾暗中告诫卫青,说李广年纪大了不如从前了,多盯着李广免得误事。加之,卫青还有个私心,他的救命恩人公孙敖不久前被武帝剥夺了侯爵的名位,卫青想让他与自己居中军与匈奴接战,也给他个立功的机会。因此,卫青没有答应李广的请求,他甚至当着李广的面让部下把命令直接送到李广的军营里去。这个举动是令李广羞愧难当,面带怒色起身返回自己军营,果不出李广所料,东路绕远,又没向导,李广的部队迷失了方向,没赶上与匈奴作战。而卫青这次作战也没有胜利,这场战争以失败告终。 一生经历无数次冲锋陷阵,居然会在交接时迷路,这无疑给了李广这个老将一个响亮的耳光,战败不说被卫青排挤还受到他人的另眼相看,有负皇恩,想到这些李广悲愤不已,遂拔刀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