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兄弟姐妹一家亲,可柳北区一家六兄弟姐妹为了争夺父母去世后遗留下来的一栋3层楼的房产接连打了4场官司……   究竟是怎么回事?结局又如何?   三姐妹起诉三兄弟索要房产   据了解,阿月、阿华、阿文是三姐妹,阿强、阿雄、阿铁是三兄弟,他们的父母分别在1999年和2004年去世,遗留下一栋位于柳北区的3层楼房。父母去世后,这栋楼分别被阿强、阿雄、阿铁三兄弟占有居住。对此,阿月、阿华、阿文认为这是父母的遗产,尽管楼上两层是三位兄弟自己加建的,但位于第一层的161平方米房产应当由兄弟姐妹6人平均划分继承。
  第一次对簿公堂   由于多次协商未果,阿月、阿华、阿文三姐妹将阿强、阿雄、阿铁三兄弟起诉到柳北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对涉案房产进行依法分割。2012年5月,柳北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庭上,阿强等三名被告辩称,这房子属于集体土地,阿月等三名原告都是非农业人口,不能享受房产。   同时,三名被告还认为这房子是当初的老房子拆迁后对家里三个男孩的补偿,并在父母的组织下,分家析产到三兄弟手里,办理房产证时三姐妹已经出嫁,不属于农村房屋征用后的安置对象,因此房产与三名原告没有关系。   柳北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这栋楼第一层161平方米的房产原系双方父母的共同财产,父母去世后,原、被告都属于法定第一顺位继承人,享有平等的继承权。因此,原告三姐妹要求分割第一层房产,理由充分,依法应予支持。因此,该院依法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第一层161平方米的房产由阿月、阿强等六兄弟姐妹各占六分之一份额。   第二次对簿公堂   接到判决书后,阿强等三兄弟不服,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2年10月,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六兄弟姐妹四次对簿公堂   终解决家庭纠纷   第三次对簿公堂   案子是判了,可该判决只确定了对遗产份额的继承,却没有实体处分,无法执行。见状,阿月等三姐妹在2014年9月再次向柳北区法院起诉,并明确房产如何分割。柳北区法院先后经过两次开庭审理,于2016年8月依法作出判决,对争议房产进行分割。   第四次对簿公堂   但阿强等三兄弟仍不服这一判决,又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年12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阿强等三兄弟收到终审判决书后,并未主动履行义务,交出房间。阿月等三姐妹见状,只好在今年2月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柳北区法院收到阿月等人的执行申请后,多次约双方当事人进行协调,但效果均不理想。此外,法院还到现场张贴了执行公告,但阿强等三兄弟却视而不见。今年12月,法院决定依法强制执行。   在执行现场,阿强等三兄弟觉得三姐妹的分割方案,给他们造成了诸多不便。执行法官对房屋进行实地察看后,决定改变思路,在尊重双方诉求的前提下,重新制定分割方案,并劝说双方从亲情考虑,各退一步,最终圆满结束了这场家庭纠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都是一家人   何必相互为难呢   各退一步   海阔天空啊   来源:真人娱乐在线新闻网 通讯员 韦林汕 记者 付华周   真人娱乐在线晚报 ID:gxlzwb   柳报传媒·新媒体中心出品